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潍坊文明网 > 魅力潍坊 > 人文潍坊

坊子小镇的前世今生——德国人挖井采煤建铁路

2017-12-18 潍坊文明网 刘逸群

  明末清初,潍县城南马司岭、荆山洼一带发现了煤炭,村民偷偷挖掘。清朝末年,一些手工作坊式煤窑开始在坊子出现,采出的煤,质量远近闻名。《胶澳租界条约》签订以后,德国人进驻坊子建矿采煤。为了掠夺山东的资源,德国成立了德华山东铁路公司,修建胶济铁路。

  官府一度禁止开采 清朝末年渐成气候

  坊子煤炭的开采,自乾隆年间勃兴,至道光年间兴盛,大批民办小煤窑遍地开花。到清朝后期,这里和枣庄煤矿、淄川煤矿并称山东三大煤矿。民国初期,坊子炭矿位列全国十大煤矿之一,成为近代中国能源的重要产地。

  清代文人王培荀《乡园忆旧》记述:“石炭,淄、博、滕、潍四邑为多。井甚深,潍县以骡马掣绳出炭,淄则以人力转车。班分昼夜,刻不停息。井底凿洞,一洞旁分数洞,随凿随运。炭厚则洞高,炭薄则洞卑……”

  明末清初,潍县城南马司岭、荆山洼一带是一片荒山野岭。附近村民在此处刨地拾荒时,偶尔发现了这种既不像石头又非土疙瘩的“石炭”,便偷偷挖掘,以缓解缺薪之困。但官府以怕“破风水、断龙脉”为由而禁止开采。此时,潍县手工业已非常发达,煤炭需求量日益增大,衙门中有开明官吏多次吁请朝廷弛禁采煤。在朝野一片请求呼声中,顺治皇帝开始放宽采矿限制。据《大清会典事例》记载,清高宗(乾隆)批曰:“各省产煤之处,无关城池龙脉、古昔陵墓、堤岸通衢者,悉弛其禁,各督府酌量情形开采”。清乾隆五年山东巡抚朱定元循旨即通报全省产煤诸处,不久,潍县(坊子)煤田由此弛禁,百姓纷纷领贴(执照)凿井挖掘。《潍县乡土志》载:“煤炭矿,邑南三十五里张路院村、西岭村左右,矿苗甚佳,土人自乾隆年间开采……”

  清同治六年(1867年),潍县人丁善宝出巨资在坊子以南的刘家柳沟村西开矿凿井,雇佣大批民工探矿采煤经营煤炭,俗称“丁家井”。光绪二年,齐鲁大饥,百姓揭竿,清廷被迫赈济。提督(后任山东巡抚)张曜托其叔父(外号老白毛)以工代赈,招引饥民二千多人,配置当时罕见的进口抽水机排水,大规模开采丁家井,生产规模之大,是当时潍县煤田开采业有史之最。

  到清朝末年,一些初具资本主义萌芽性质的手工作坊式煤窑开始在坊子出现,并逐步形成了一支煤炭采掘队伍,当时采出的煤烧起来火势大,质量远近闻名。那个时候大家称这个地方为“炭庄”,这些远近闻名的炭叫“潍县炭”。

  德国入驻建矿采煤 机器生产代替土法

  坊子煤田丰富的矿藏,为帝国主义国家所垂涎。《胶澳租界条约》实现了德国人梦寐以求霸占山东的愿望,德国人凭借这一不平等条约,于清光绪二十六年(1898年)春,派探矿队在坊子一带钻探。他们用当时高科技的仪器探得地下160-192米处有数层煤层分布,总储量约为300至350万吨,且煤的质量全属工业用的优质煤。这么肥的肉德国人自然趋之若鹜,遂很快决定在坊子建矿采煤。

  1901年9月18日,德国人在宁家沟村东隔着一条小河的地方开始采煤,开建了山东第一煤产地第一口欧式矿井——坊子竖坑,后称1号井。之后又向东扩展,建了2号井、3号井、4号井等,炭矿日产煤炭数量很大。1904年6月开建安娜竖坑(以胶澳租界德国总督奥斯卡·冯·特鲁伯夫人安娜之名冠名),1905年5月又建敏娜竖坑(以特鲁伯妻妹敏娜之名冠名),1906年,矿井的大型生产设备和地面基建如储煤场、矸石场、洗煤厂和炼煤厂等配套系统设施全部安装完毕。自此,坊子炭矿由土法生产时期进入了大规模机器生产时期。

  德国人为了长期霸占坊子炭矿,成立了德华山东矿务公司,把在潍县煤田所建炭矿统称为坊子炭矿。

  为了方便掠夺资源 德国投资建设铁路

  德国政府为了尽快侵占山东的土地、掠夺山东的资源,迅速成立了德华山东铁路公司,注册资本5400万马克,发布《特许德华山东铁路公司建筑铁路及营业条款》16条,计划五年内全部建成胶澳(青岛)至济南的铁路。1899年9月胶济铁路动工。德皇之弟海因利希亲王亲赴青岛主持了开工大典。1902年铁路建到坊子即开始启用。

  修建胶济线时本应自高密向西直线到潍县,但德国人为了便利运出坊子炭矿的煤,当铁路修至南流火车站时,将一路西行的铁路向西南拐了一个形似牛梭头式样的弯儿,绕到了当时已开建的坊子炭矿驻地。1902年5月,胶济铁路修至张路院村北设站时,“坊子”的地名还不存在,因德国人开炭矿时曾借用“坊子”二字,此时便也借坊子炭矿之名引申出该地的火车站站名——坊子火车站。

  济南铁路局有济南、张店、坊子、青岛四大机务段。坊子机务段内有高密、岞山、蛤蟆屯、坊子、廿里堡、潍县、大于河、谭家坊、昌乐、益都等火车站。坊子机务段设备齐全,站内设转盘(专供火车头转换方向用),火车可在此上水、加煤、检修等。

  机车维修车间是砖木结构,装饰有双拱形的窗户,布局严谨,结构清晰。车库共16个车间,进深30米,每间宽5米,共可存放12个火车头。车间前圆形的机械转盘呈扇形布局,轻盈灵动的巨大木梁,简洁洗练的高大空间,都充分反映出19世纪末德国建筑以工业设施为肇端,由古典走向现代化的诸多细节与特征。

  坊子铁路机务段、坊子火车站里的房舍,在日本人占领后,屋山墙顶改为半圆形。至今这些建筑依然完好,是目前我国保存最完整最古老的铁路设施之一。

潍坊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