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潍坊文明网 > 魅力潍坊 > 人文潍坊

我所熟悉的峻青——永记昌邑村民救命之恩

2017-12-04 潍坊文明网 刘逸群

  对于峻青来说,昌邑给予了他太多,这里不仅是他创作的根源,还是给他第二次生命的地方。每次跟峻青见面,他总是不断提起村民舍身相救的事。他经常说海阳是他的故乡,昌邑是他的第二故乡。

  村民们舍命保护 峻青终突围脱险

  我和峻青先生总共见过五次面,虽相处时间不多,但每次见面他总是跟我讲述昌邑人民对他的救命之恩。

  “我是1946年来到昌邑的,我当时是记者也是工作队员,我所工作的村庄就是李家埠。在我的那些难忘的岁月中,有一个人让我永远不能忘记,那就是民兵英雄李成万。敌人因为他和我们的工作队员在街头聊了几句话,晚上便把他的妻子和女儿劈死,从此李成万义无返顾地走上了革命道路。他带领民兵保卫村庄,清剿匪特,护送革命同志……不久,他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且当上了北孟区的武装部长。我和李成万同志在血与火的革命斗争生活中结下了很深的战斗友谊,他对我非常关心爱护,为了我的安全,他总是不分白天、夜晚的关心着我、保护着我。有一次在昌南县鳌头埠村的剿匪战斗中,我们缴获了敌人的一支崭新的匣子枪,这枪我很喜爱也很需要,可是我考虑到李成万同志也很需要,便把这支匣子枪送给了他。他如获至宝,对我非常感激。可是不久后一件痛心的事情发生了。为总结新区工作和备战,我和李成万参加了昌南县委在饮马镇召开的英模表彰大会。敌人趁我们在县里开会的七天时间里,布置了暴动谋杀的陷阱。就在我和李成万回村的当晚,在村民大会上,当李成万开始讲话的时候,暗藏在自卫团里的匪徒们在他的背后开了枪,他倒在了血泊中。当时我正在会场的另一角和村长李元兴谈话,向他了解近几天村中的情况,听到枪声一响,李元兴说:“不好,闹饥荒了,你快走!”他拉着我向会场大门外冲去。这时会场大乱,群众也都争着向大门外涌去,可是会场大门已被敌人卡住,李元兴又返回身把我拉到一个装满了干草的草屋里,藏在干草垛中。敌人打死了李成万后,又嚎叫着,四处搜寻我。他们用刺刀向草垛里乱刺没有刺到我,就对李元兴进行拷打,李元兴始终也没有说出我藏在什么地方。最后我终于在群众的掩护下突围脱险了,可是,李成万同志……多么好的同志啊……”

  游泳时遭遇漩涡 李守正奋力抢救

  峻青告诉我,他和李守正也有一段生死之交的往事。

  1953年夏天,峻青由上海回到昌潍地区补充长篇材料,住在昌邑县的广刘村。这个村庄紧靠潍河,有一天,天气很热,吃过午饭后,峻青到村庄西边的潍河里游泳。头一天夜里,潍河上游下了大雨,河里下来了洪水,河面陡然涨宽约有四五里路,河水又急又猛,波浪滚滚。当峻青游到河中心时,突然从上游下来几个很大的漩涡,把他旋到了当中。峻青拼尽全力从漩涡中挣扎出来,但紧接着后面的漩涡又旋过来了。不管他怎样挣扎,总是冲不出这接二连三不断旋来的漩涡群。这时,峻青已精疲力尽了,只觉得手脚像栓上了千斤重石而且又酸又痛,沉重万分,再也无力挣扎了。他回头向东岸望去,东岸的大堤上站着很多人,但是他们离的太远,远水救不了近火;而西边的河岸,虽近一些,却没有人影。

  突然,他发现在前面三五十米远的洪流中,有两个人在劈波斩浪迅疾前进。峻青喊了一声:“喂,喂,我游不动了。”听到喊声,他们一齐回过头来,原来是李守正。他喊了一声:“不好,老孙不行了。”说着,立刻就返回身来,一面游一面喊道,“你坚持住,千万别松劲。”但峻青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我只觉得双臂双腿却像刀刺似得,腿肚子疼得不行,简直不能活动,而且半点力气都没有了。那种令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使我觉得还不如一动不动地任凭洪水淹死要舒服得多。但我还是咬着牙忍着刺心般的疼痛,用力地挥舞着手臂,继续拼命挣扎,等待救援的到来。这时候,我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我与李守正的空间距离虽然不过数十米,但我却仿佛觉得有很远很远,时间很慢很慢。我实在挣扎不动了,几次都想把眼睛一闭,让那洪水把我冲走,但最终还是一次又一次地振作起来,拼尽最后的一点力气坚持着,坚持着,一直坚持到李守正靠近了我的身边。”峻青说。

  这时候,峻青已呛了几口水,李守正一面向他靠拢,一面问道:“怎么样,你还清醒吗?”峻青想告诉他很清醒,但是,嘴张了几下,却发不出声音来。

  李守正把手臂一挥,一下子冲到了他右侧,大声地说:“好,你就别动了,随着我漂吧。”说着,他用一只手架着峻青,一只手滑动着向前游去……

  好不容易游到了西面的岸边,由于过度疲劳,一爬上河岸,两人就像散了骨架似得,一头扑在沙滩上,昏了过去……

  峻青被救了,而李守正因此病了一个多星期。

  “文革”时,峻青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关进监狱,李守正还几次三番去北京、上海探询峻青的下落。

  小船冲入急流中 张相文化险为夷

  1953年,峻青住在夏店乡广刘村。那是八月十五前的一个晚上,天上挂着一轮明月,峻青先生兴致很高,便约广刘村的一个叫张相文的儿童到潍河上玩。来到河边,他们上了一只停在潍河岸边的小船。峻青吹着口琴,张相文用手划着船,悠扬的琴声传遍小河两岸,令人陶醉。这时船顺流而下,谁知划着划着来了一个急浪,把船冲入了急流中,不一会船就被冲到了石湾店渡口。他俩发现前面有块地方伸向河内,这正是潍河的一个拐弯处,这时船因为拐弯而被冲向了东岸,张相文趁势急忙登上船头,跳下船去,回身把船拽住,使船不再继续下漂,峻青也从船上跳了下来。两人化险为夷。

  每当谈起这些往事时,峻青总是无限深情地说:“人民是作家的亲爹娘,如果没有昌邑人民,就没有今天的我。”他曾说:“喝了潍河的水,却未能对潍河岸旁的老少爷们做出应有的贡献,惭愧!惭愧!”

  峻青经常说海阳是他的故乡,昌邑是他的第二故乡。与故乡人民的血肉深情,是他创作的源泉。

潍坊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