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潍坊文明网 > 魅力潍坊 > 人文潍坊

我所熟悉的峻青——失联多年进京再续旧情

2017-12-04 潍坊文明网 刘逸群

  由于“文革”的原因,我和峻青先生曾失去联系多年。文革”结束后,我获知他的消息,乘上火车去了北京,只为一睹他的风采。在北京的五天,我们的友情进一步加深。我深受峻青的影响,喜欢上了文学,写了不少文章。

  书信中断近十年,赴京见峻青激动不已

  我和峻青先生的书信来往有近十年的时间,但一直未谋面。由于峻青先生的鼓励,几十年来,我对文学情有独钟。后来,由于“文革”的原因,我和峻青先生曾失去联系多年。粉碎“四人帮”后,我听说他在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进行《海啸》的创作。为了一睹他的风采,我自费乘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中国青年出版社见到了他,并把“文革”时我从“焚书”运动中抢救出来的一本《黎明的河边》交给他。他非常感动,知道我的日子并不宽裕,临走时给了我30斤粮票。我在北京住了五天,峻青领我去了毛主席纪念堂,当时他的老伴于康老师刚出院,但依然坚持一起陪我。“文革”结束后,我俩的友情进一步加深。那时,社会上“书荒”比较严重,他想方设法花钱购买我和儿子需要的书籍给我寄来,他曾寄过字典和一些刊有他的文章的杂志,还有《红楼梦》《聊斋志异》等,因为这些书在当时是需要“走后门”才能买到的。期间,他不断地寄粮票接济我,我也回赠他潍河岸边的特产。

  几十年来,我当过农民种过地,干过民办教师,当过公务员。我在峻青先生的影响下,在工作之余常写点文章。由于对峻青先生充满了敬仰之情,多年来曾多次写过有关先生的文章,先后散见于《山东文学》、《潍坊日报》、《昌邑日报》、《昌邑文化博览》等报刊和书。

  峻青先生曾对我说,他计划创作三部长篇小说,第一部《海洋前线》,后来更名《半岛风云录》,是一部反映胶东军民抗日战争的作品,在战争的间隙已完成十万字初稿,因被敌人劫走而暂时中断。第二部《决战》,是一部反映解放战争的宏篇巨著,四卷集,已完成第一卷50万字,因文革浩劫被抄家搜走,连同几麻袋创作资料,包括敌我双方作战计划,作战指挥地图等十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至今下落不明,创作计划也被迫中断。第三部《海啸》,是在北京秦城监狱里完成的腹稿,出狱后作为《决战》的练笔之作。这部54万字的长篇,反映1942年昌潍地区遭受一次特大天灾——海啸的侵袭,根据地人民在共产党人的领导下,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战胜天灾人祸,谱写了一曲响彻云天的正气之歌!小说出版后,受到广泛关注,中央广播电台及上海、天津广播电台连续播出,并拍成六集电视连续剧在全国播放。

  回昌邑住了半年,与村民共度欢乐时光

  峻青先生对昌邑,对潍河的感情是很深的。他1953年回昌邑,乘火车从岞山站下车时,望着滔滔北去的潍河,曾有这样一番感慨:“啊!潍河,这阔别了多年的潍河,现在我又看到它了,它像一条灰色的带子,在灿烂的阳光下闪着宝石似的光。七年以前,多少个无星无月的黑夜,我们在潍河两岸的密林中出没,在汹涌的河流里战斗,在那些充满了悲壮和苦难的日子里,十多万国民党匪军和还乡团的匪徒们,把昌潍平原蹂躏的鲜血淋漓,许多村庄被夷为平地,许多果林被砍伐一空,许多妇孺惨遭杀害,滚滚的潍河,日夜漂流着被害者的遗体。然而,勇敢强悍的昌潍人民,都没有在血与火中屈服,他们倔强地站立着,没有一时一刻停止过战斗,也就是在这些战斗的艰苦的日子里,我和这些英雄的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使得我在遥远的南方,还在常常想念着他们。”

  多少年来,峻青先生常常想起那些难忘的岁月,1953年他到昌邑后,一住就是半年多。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田间地头常闪着他的身影,农家小院常响起他朗朗的笑声。这半年,他生活得充实、愉快。乡亲们常常把他叫到家里做客,他也不忘记为大家排忧解难。他非常喜欢孩子,常和孩子一起玩耍,并和他们一起去慰问军烈属。在夏天农闲时,有时和乡亲们坐在树荫下,他拿出自己从南方带来的好茶,和乡亲们品茶聊天;有时他也会独自一个人坐在潍河岸边,一会儿仰望远方,一会儿低头沉思,这时他也许在思念牺牲的战友,也许在构思新的文章……

  五十年后再回故乡 乡亲敲锣打鼓欢迎

  多年来,峻青先生的回乡梦因身体原因一直未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2005年故乡行的梦终于变成了现实,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到来之际,正是潍坊大地鲜花遍地盛开的日子,峻青先生怀着浓浓的怀乡之情,不顾病魔的缠绕,终于回到了他阔别了50多年的第二故乡。

  峻青先生回乡的消息通过媒体,很快就传遍了昌邑大地。峻青用他的笔反映了昌邑人民革命战争年代的斗争生活,他的作品影响和教育了好几代人。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他在时任昌邑市委宣传部长周娟的陪同下,来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他曾经生活和工作过的董家隅庄村和广刘村。那天,村子里的乡亲们都倾家出动,打起“欢迎峻青先生回乡看看”的横幅,敲着锣鼓,扭着秧歌,来迎接这位让人敬仰的作家、一位83岁高龄的返乡游子。他从村委到农户,遍访着一个个熟悉的乡亲,畅谈着阔别几十年来的欢欣和辛劳。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欢迎一位作家的热烈场面,也从未听说过哪位作家会受到过这样的礼遇。峻青先生看到这样的场面,禁不住热泪盈眶,一再自责:“我是一个没有出息的儿子,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报效家乡的人民,实在惭愧。”峻青先生对昌邑、对潍河的感情是很深的,当他漫步在潍河大桥上时,无限的感慨涌动于他的胸中。

  作家关心着人民,人民忘不了作家,这次峻青先生回来,先后接受了潍坊学院聘任他为潍坊学院文化与新闻传播学院名誉院长的称号;昌邑市委、市政府授予他昌邑市荣誉市民的称号,当他从昌邑市长马跃启手中接过荣誉市民证书时,两眼再次充满了泪花。

  峻青先生这次回昌邑,我们再次相见。在他的鼓励和关心下,我把自己多年来写的一些文章和诗歌汇集成册,定名为《潍水情》,由他题写书名(一共题了六个“潍水情”书名),在2005年年底正式出版,在书付梓出版之际,著名诗人陈显荣先生题词祝贺:“水是潍水甜,情乃乡情深,文章写故土,字字视为金。”并介绍我加入了潍坊市作家协会,书也摆放在昌邑一中、文山中学等学校图书馆的书架上。这也算是了却了我一个文学情结,圆了我的一个文学梦。

潍坊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http://www.vxiaotou.com